PDF Archive

Easily share your PDF documents with your contacts, on the Web and Social Networks.

Share a file Manage my documents Convert Recover Search Help Contact



20160121 b12 .pdf


Original filename: 20160121-b12.pdf
Title: TK210116
Author: FOUNDER ems

This PDF 1.4 document has been generated by 繁體版 / pdflib, and has been sent on pdf-archive.com on 21/01/2016 at 13:42, from IP address 210.184.x.x. The current document download page has been viewed 223 times.
File size: 690 KB (1 page).
Privacy: public file




Download original PDF file









Document preview


B12 大公園􀰙

責任編輯:唐嘉慧

趕 是最美時光







費孝通先生認為,中國傳統社會是一個潛規則下的
熟人社會 。這句話說白了,也就叫 熟人好辦事 。熟
人鋪路,輕車熟路,能夠更迅速、更便捷地達成願望辦成
事,正所謂 朝裏有人好做官 ,說的也就是這個道理。
然而,在現實生活中,熟人真的好辦事嗎?
我看未必。
有人說,如今的社會,或多或少已經陷入 熟人危機
。古人云: 仇人相見分外眼紅。 今人說: 熟人相
見,分外眼紅。
紅什麼?有機可乘,有利可圖吧。有個詞叫 殺熟
,意思是 專宰熟人 ,明明一件商品五十可賣,非要賣
一百,你不好意思 殺價 ,所以我就 殺你 。如此
熟人 , 孰 能 忍 ?是可忍孰不可忍。
陌生人前來造訪,還要考究顏面利害
,熟人就不必了,他最知道你的底細,也
最明白你的軟肋。能夠保證三招把你殺倒
在馬下,你欲說還休,慨嘆熟人不辦好
事,於是乎,熟人相坑,你也只能忍氣
吞聲。
有些事,沒有熟人最難辦,有了熟人
更難辦。譬如,你恰好生病,排隊等號最
難辦,找熟人呀,可是這時候你猶豫了,
有些疾病是屬個人隱私
,熟人還不如陌生人能
讓你毫無顧忌。
孫臏和龐涓是同門
師兄弟,又是八拜之交
,按理說,這樣算是熟
人了吧,想當初,龐涓
在孫臏面前信誓旦旦: 我若發達,定保
舉你去魏國做高官。 可是,龐涓真發達
了,卻容不得孫臏,差一點致孫臏於死地
。這種熟人,不光是難辦事,而且是善於
陷別人於災難。
歷史上鼎鼎大名的屈原,最終鬱鬱寡
歡,不得善終,一腔政治抱負無處施展,
只得投汨羅。可是誰曾想到,他與楚懷王
本是同宗。《史記.屈原列傳》開宗明義
說: 屈原者,名平,楚之同姓也。 即
便如此,楚懷王還是不理會屈原。
要說更親的,還有曹丕曹植兩兄弟,應該算是 熟透
了吧!即便如此,曹植還被自己的哥哥逼作七步詩,幸
虧曹子建才高八斗,要不然,當即就要被拖出去斬首示眾
了。
熟人好辦事嗎?顯然不是。最明顯的例子是,傳銷人
員發展下線全部都是 拉熟人 ,然後把熟人當球踢,從
熟人身上 薅羊毛 。
社會理應主張 熟人難辦事 ,這是打破 關係 樊
籠的有力途徑,是撕破關係網的得力舉措,也是社會平等
的關鍵所在。古代法治要求 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 ,任
何人都不能搞特權。 熟人難辦事 是一股清廉之風,也
理應成為社會所要宣導的一種可貴風氣。




熟人難辦事





















李丹崖






我見

﹂﹁





















劉荒田

憑畫賞雨
西





比如黃賓虹、李可染以及傅抱石等。一九三九至
一九四七年間,傅抱石在川東,居於重慶西郊金
剛坡下。蜀地山水,飛瀑深澗,刺激了畫家的創
作靈感。為後人津津樂道的 「抱石皴」,便是在
那一時期開始出現在傅氏畫作中。抱石皴講求大
力塗擦,於橫揮豎掃間展現筆墨勁道以及山水氣
勢。這些,在《巴山夜雨》以及傅抱石其他雨景
山水作品如《聽雨圖》和《萬竿煙雨》中,均有
呈現。
畫雨很難,因其無形無色,需要借助他物呈
現氣勢與味道。不論潤如酥的小雨,抑或狂風暴
雨,對於繪畫技法及表現力而言,都是相當的考
驗。傅抱石畫小雨時,常用乾筆淡墨;畫暴雨時
,則用濕筆掃墨。《巴山夜雨》採對角線構圖法
,右下部為濃墨塗擦的山,左上一片是淡墨寫成
的天空。畫山時,傅抱石用大筆塗擦,濃淡轉折
間,將那山以及山上樹叢和山寺在風雨中飄搖的
意味,呈現得淋漓盡致。風中雨中紛亂搖擺的枝
葉以及若隱若現的山居人家,令到原本難寫其形
的風雨意象,有了可感可觸的模樣。
這種 「借力」或 「
借勢」的做法,讓我想到
英國畫家透納(William Turner, 一七七五年至一
八五一年)。這位英國最具知名度的風景畫家,
同樣樂意在畫幅中呈現風暴及大雨的場景。而且
,他那些急速的、大力道的油畫筆法,與傅抱石


▼納《雨,蒸汽與速度》



作者供圖

永城雙絕
愛 玲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
一方水土也造就一方名吃
,在豫東商丘,最著名的
男女 大眾美味要數永城豆粥和
牛肉水煎包了,它因此獲
讚 「永城雙絕」!
我每次回商丘,總要抽空去品嘗永城豆粥
和牛肉煎包,藉以聊解鄉愁。
「永城雙絕」源自永城縣薛湖集,已經有
上千年歷史了。薛湖豆粥以優質小米和黃豆為
食材,經沸水浸泡後用小轉磨細碾成漿,經多
次過濾將其汁液倒入鍋中,用劈柴慢火熬製而
成。薛湖當地水質清甜甘洌,燒成的豆粥不掛
碗,煮好開蓋,滿屋飄香。豆粥熬成盛在特製
的瓦缸裏,有 「稠而不黏、滿而不溢、香甜可
口、暖胃健腎」之譽,當地百姓皆以吃豆粥為
樂。
薛湖豆粥的「黃金搭檔」當屬牛肉水煎包。
薛湖牛肉煎包用料特別講究,它選用優質精粉
麵,提前半天發麵,肉餡選用當地上好的新鮮
黃牛肉,去筋去脂後剁成肉泥,再佐以十八味

調味中藥材和紅薯粉條、小磨香油,包成後在
平底鍋上煎製而成。薛湖水煎包皮薄個大,色
澤金黃,酥嫩可口,肉味鮮香而不膩,焦脆中
不乏柔嫩,催人味蕾大開,再配以溫潤芳香的
豆粥,風味獨特、妙不可言,能不大快朵頤!
大凡地方名吃,大都有歷史淵源和人文傳
奇。相傳北宋年間,永城縣薛湖集有位趙姓青
年,聰明好學,嫻熟掌握了當地美食製作技藝
,後來他經人介紹到汴京皇宮當上一名御廚。
某年慶祝皇后壽辰,天子大宴群臣,趙某就獻
上家鄉的豆粥和牛肉煎包,不料賓客讚不絕口
,皇上龍顏大悅,特賜豆粥為 「二御漿」、封
牛肉煎包為 「二品包子」。從此,薛湖豆粥和
牛肉水煎包不脛而走,名揚中州。
二○一一年十一月,永城市被中國老年學
學會評為 「中國長壽之鄉」,據悉這與當地水
土、環境和群眾飲食習慣──愛吃豆粥不無關
聯。明代醫藥學家李時珍的《本草綱目》和清
人曹庭棟所撰《老老恒言》、黃雲鵠所撰《粥
譜》中皆曰豆粥有食療價值,有助養生。現代
科學也認為,常吃豆粥,有益於暖胃保腎和降









三高、促美容,是老少皆宜的綠色食品。
筆者曾特意去永城市薛湖鎮領略過正宗的
「永城雙絕」。在一家很有名氣的老字號,麵
點師們在剁碎的牛肉、粉條餡裏加上葱薑末和
一堆保密調料,加入適量清水使勁攪拌,使各
種餡料擠壓成團。我注意到包子包得並不太嚴
,開口處專門露出一點餡。然後師傅們在燒熱
的鋼製平底鍋裏倒上一層麻油,將包子整齊地
擺進去,煎了兩三分鐘後,忽然將一碗冷水倒
進鍋裏,只聽 「刺啦」一聲響,騰起滿鍋白霧
,這一招猶如煉鐵時的 「淬火」,冷水突然一
激,麵皮就頂起來,包子靠鍋的部位煎至金黃
,外焦裏嫩的水煎包就此大功告成。
如今,永城豆粥和牛肉煎包不僅紅遍商丘
和鄭州,還走進西安、濟南、徐州、南京和天
津、新疆等地,早晚顧客盈門,反響不俗。一
些食客甚至駕駛寶馬、奧迪前往解饞品嘗。早
在一九九○年新加坡世界名吃大賽中,參賽的
「永城雙絕」就榮膺小吃類二等獎。著名洋笑
星大山當選商丘榮譽市民後,也對 「永城雙絕
」讚不絕口,甚至學會了做豆粥。

我第一部車是老董送的。這傢伙申請加拿大移民獲批後,在西
海岸的溫哥華一登陸,就買了一部二手車,他說他必須先周遊一下
他的新國家,口氣跟國王似的。兩個月後,他和他的車出現在東海
岸的多倫多。他戴着一頂原住民的寬沿帽子,站在我窗外的草地上
,高舉的右手搖得像風中的雛菊。
糾正一下,應該說是我房東的窗外,那時我還沒買房子,正跟
瞎混,偶爾神靈附體,也
着安琪、宗印等一幫新移民在 Scarborough
會鬥志昂揚地顛到 Sheppard
路的 ESL
學校,蹭一兩堂英文課。你也許
不止一次罵過國內教育,但只有在這種班上你才會明白,自幼開始
的瘋狂練習所攢下的詞彙量和語法水準是多麼可愛啊,看着那些被
快 樂 教 育 慣 壞 的 亞 非 拉 兄 弟 姐 妹,你 臉 上 會 不 時 隆 起 兩 坨 不 易 察 覺
的小人得志。
那天老董從後尾箱拿出一塊原本白色的黑布,在擋
風玻璃上擦着 。他短粗的手指異常靈巧,他用下巴指指
車說: 怎麼樣?還行吧?
我說: 挺好的。 那是一部一九八八年的本田雅
閣,左邊的後望鏡綁着鐵絲。
老董說: 那好,送給你,白送。
那哪兒成,太貴重了。我窮人,心理沒準備。
老董咯咯咯笑出聲來,露出一口煙熏火燎的黃牙。
他先從屁股口袋摸出一根煙叼上 ,然後從另一個屁股口
袋摸出一張皺巴紙,遞給我。是車況檢測報告,估值欄
寫着: 元
○。兩天後,老董飛回國內繼續發財去了,留
下這部他想賣沒賣出去的破爛。我
後來才發現,這哪是車,根本就是
個爺,三天兩頭叫我去修理廠伺候
。我供職的報館在 downtown
。有一
回,總編有急事找我,我上車就走

, 沒 想 到 在 Younge
街 快 到 Lake
大道的地方,這破爛竟然可恥
Shore
地爆胎了。
我一下傻了。 那是個八月的下午, 艷陽高照, 可除
了車來車往見不着一個人毛,而且好死不死我手機還沒
電 了 ,心 裏 只 想 着 人 家 總 編 如 何 苦 候,卻 忘 了 攔 車 求 助
。正在這時 ,一個四十來歲 、穿着雪白襯衣的瘦高老外
走上前來 ,他顯然注意到了那隻癟胎 。他說 : 別擔心
,不是大問題,車上有備胎嗎,有的話我可以幫你

! 八
○年奧巴馬競選時也用過這個詞
Change
change
,怪不得他幹掉了麥凱恩。
車畢竟太老,千斤頂居然放不上,老外二話沒說,仰躺在地上
,然後一點點將上半身挪到車身下面,找準位置,終於放好了千斤
頂。接下來,卸胎,換胎,收千斤頂,約莫半小時,搞掂。
老外比我高出半個頭,我伸出手向他表示感謝,他本來準備握
,卻發現自己手上有機油,就改用手背,在我手上碰碰,然後用手
臂內側輕觸了一下我的肩頭,告別而去。我注意到,他雪白的襯衫
背部已經髒得不成樣子。
後 來 報 館 離 開 日 益 破 敗 的 downtown
, 搬 去 了 Markham
片區的
街,我也在 Markham
買了房子。我還幹成了老董沒幹成的事
Warden
,通過一個叫加國無憂的網站,把那部雅閣賣了,二十元加幣。
老董那廝在把他的大半身家奉獻給祖國股市以後,終於又回到
了溫哥華,並多次發出邀請,要我去品嘗溫哥華大蟹。實話說我挺
想老董的,因為他,我才有了那個狼狽不堪的下午。

狼狽不堪的下午





的毛筆皴法相對照來看,竟頗有幾分相似。
在透納之前,英國風景畫仍以寫實為主,強
調形似,專注構圖的同時亦專注景物細部描摹。
然而,在透納的作品中, 「像」或者 「不像」變
得不再重要,畫幅的感染力和衝擊力才是畫家關
心的重點。透納作品最吸引我的地方在於它們的
神秘,不論《霧晨》中的靜謐風景抑或翻滾着大
浪的《斯塔法島的芬格爾岩洞》,都突出光暗對
比,少線條多色塊,氤氳的朦朧的,像蒙着一層
紗。這位被譽為 「
光之畫家」的藝術家到了晚年
,畫中景色愈見神秘,寫實的意味愈發淡,其設
色及用光對後來印象派畫家亦有深厚影響。
《雨,蒸汽與速度》便是透納晚年代表作品
,完成於一八四四年。畫家描摹一列火車在梅登
黑德橋上急速駛過的場景。火車衝破風雨迎面駛
來,似要衝出畫框之外。有人說這幅作品反映出
畫家對於工業革命(以蒸汽火車為代表)改變時
代的種種思考,我卻更關心畫家借助火車和橋等
意象對於風雨的直觀呈現。在畫中,大團黃色的
光暈染開來,橋和火車的形狀幾乎難以辨識,只
見一束黑影遙遙地從畫幅深處衝到近景中來。觀
者看畫,宛若身處一片迷濛風景中,耳畔有風聲
,也有火車汽笛鳴響,代入感極強。
可見,不論中國水墨抑或西洋油畫,在呈現
雨這一意象時,總會借助他物。透過山色樹影,
透過忽明忽暗的路燈或者疾馳的列車,雨的味道
、氣息乃至聲響於是生動鮮活起來,歷歷如在目
前。



飲食



作者供圖

最近,香港雨水很多
。有時候一早起來,見窗

外霧濛濛的,整個人也變
札記 得懶起來,吃早飯或做家
務,都要比平日裏慢許多
。雨這一意象出現在詩詞
中,要麼感懷傷時,要麼寄情相思,都是引人向
內自省或向後追憶的,不然怎會有陸游的 「夜闌
卧聽風吹雨」,也不會有詞人晏幾道在微雨屋簷
下,見落花見雙燕,感慨形單影隻了。
近現代中國畫家中,傅抱石可謂是描畫雨景
極其傳神的一位。有詩謂 「傅氏風雨下鍾山」,
「一半山川帶雨痕」,便都是形容這位抱石齋主
人的畫作對風雨的淋漓呈現。
唐人李商隱曾寫過一句 「巴山夜雨漲秋池」
描摹蜀地雨景,傅抱石便以《巴山夜雨》為題,
創作了一幅雨景山水畫作。該畫完成於一九四三
年,屬藝術家 「金剛坡時期」代表作,立軸紙本
,呈現風雨中的山色迷濛與樹影繽紛。《巴山夜
雨》並非畫家憑空想來,而是他親見蜀地山水後
寫成。傅抱石旅居四川期間的所見所感及生活體
悟均被寫進畫中,那幾年也成為畫家藝術生涯的
重要轉捩點。
由於戰事動盪,或由於個人喜好,許多近現
代中國畫家都曾在四川臨摹寫生甚至長期居住,















對於畫,小可認識膚淺,但甚是欣賞,
取態乃從俗世角度多於藝術角度。
小可的妹妹小梅,月前找了一家於一九
談 五二年開設的私人畫室上素描課。師生比例
一對一,十堂課,每堂兩個小時,學費二千
多元。小可沒有到處比較問過 「市價」,但
聽來頗合理,相信這是香港坊間素描初級班的普通收費。小梅報名
後,很興奮,因為繪畫是她一直渴慕已久很想學的藝術。她的老師
說,素描是所有繪畫的基本功,有了基本功,才能選擇繪什麼畫。
多堂課下來,小梅一直不停地畫線條。在一張畫紙上分五棟,
在其上畫直線、斜線。老師說,第一幅線條畫,是看有多少工夫,
練習斜、橫等距離的線,要同距離、同粗幼、同深淺。每堂課本來
為時兩個小時,但老師常常讓學生延遲下課,有問必答。小梅就在
兩個半小時內不停地畫線條,畫完後,眼和手都累極。
老師批評她太緊張,時常按照一己的意願去做,這表示她有個
性,但這種學生不容易受教。
「線條畫」完成後,被老師收藏在畫室一個檔夾內,說暫時不
准拿走,待日後拿多幅 「線條畫」一一作比較,便會看到她有沒有
進步,有進步的話又進步了多少。小梅覺得,這樣畫下去,她起碼
一年多後才能畫到一幅像樣的、見得人的畫。
說到這裏,重點來了:一、小梅多堂課不停畫線條;二、老師
說她畫線條時很緊張。這兩點的相關性,正是她想學繪畫的核心所
在。但凡用心要做好每一件事,都不可能一蹴而就。學好一種藝術
,更不能急。
以《蒙娜麗莎》、《最後的晚餐》等畫作廣為世人熟知的歐洲
文藝復興時期著名意大利畫家達文西,據說小時候學畫也是不停地
從畫雞蛋開始的,老師讓他長期只畫一種東西,他感到很不耐煩。
老師耐心地解釋說: 「畫雞蛋不是你所想像的很簡單、很容易,在
一千隻雞蛋裏,從來沒有兩隻蛋的形狀是完全相同的;就是同一隻
蛋,假若變換了另一個角度去看,它的形狀馬上又不一樣了。一隻
蛋的變化,繪畫的人都必須認識清楚。下苦功多畫蛋,目的是訓練
眼睛如何去觀察一種形象,同時也是訓練自己的手隨心所欲地表現
一種事一種物,能做到手眼一致的話,日後對任何形象任何事物的
描繪都能得心應手。」
達文西聽罷,覺得很有道理,於是天天對着雞蛋努力畫呀畫。
三年後,他發覺自己心中想畫什麼就像什麼。這種高水準,是實實
在在的。小梅知道達文西學畫的故事,幾堂課下來,她覺得最重要
的是在畫線條的過程中很享受。她學畫,一個主要目的就是想得到
這種享受,如何能從繪畫的過程中獲得放鬆、專注、平靜的感覺。
起初她投放的專注,老師卻認為她太緊張了。這豈不是太矛盾
了嗎?要專注,神經就會繃緊,如何能放鬆得了呢?卻原來,在心
理學上,以及在佛家禪的道理上,專注,是提升內在的力量,透過
不斷規則性、重複的練習,正是培養內在的安定力,影響大腦對專
注及放鬆的協調能力。繪畫時如能做到什麼都不想,這涉及並不給
自己添加壓力,催逼着自己非一定要如此不可,這樣才叫做真正的
專注。正確地專注在一個事情上,緊張便會化為平靜、放鬆。小梅
初畫線條,被老師批評 「太緊張」,正是她未掌握到什麼是真正的
專注所致。經老師這樣一說,她有如醍醐灌頂、甘露灑心,重又對
「專注」作重新理解,及後的幾節課,即使仍舊畫線條,但人已然
輕鬆多了。
小梅過去也曾學過園藝、車衣、製造肥皂,她說她從事這些手
藝,目的都一樣,都是 「藝術治療」,想放鬆,只是工具不同而已
。在心理學上,這叫做心流,心流經驗是以人的內在動機作為基礎
,透過正面的休閒活動,自我提升成長和生活品質的一種方法,藉
此追求幸福、快樂。
一切皆有因緣,學習一樣東西,能不計較成效,在過程中充分
做到忘我,便能放鬆自己。這個 「初級素描的故事」,能啟發小梅
,也能啟發小可,但願也能啟發其他人,尤其是壓力大的上班族,
懂得如何減壓,獲得真正的幸福、快樂。把心理健康套用在繪畫藝
術上,不在術而在道,術是表,道才是根本。





﹁﹁




學懂專注便能放鬆





▼抱石《巴山夜雨》

早上,如果我出門去
五個街區以外的雜貨店買

報紙的時間是八點十分。
漫筆 路上,能看到同一班從海
濱往下城方向開的直達快
車。在巴士站,常常看到
這類鏡頭:一位乘客一邊小跑,一邊向巴士司機
揮手,請等等。體諒民間疾苦的司機會停下,打
開車門,上氣不接下氣的乘客跨上車時,一個勁
地道謝。也有不通人情的司機,就是不等,饗趕
車者以毒性極低的尾氣。
我滿懷同情地遠看着頓足搖頭的乘客,想起
自己,多少年間,也屬這樣的 「趕」族。有一次
巴士停在十字路口,交通燈一轉就開走,拚命追
,撲通一聲被路邊石拐倒,幸虧沒傷筋骨。這一
次當 「啃泥地」,不是沒有正面意義,那就是驗
證了一句詩— 「我有一雙準備摔跤的手掌」。
一九八○年移民美國,路經香港,在九龍逛書店
,翻閱一位香港詩人的詩集,牢牢地記住了這一
句,將之捧為應對未來異國挑戰的格言。摔過才
曉得,這等事故絕無預警,手再機敏也來不及伸
出作支撐。因此,這句 「雞湯」須改為: 「我準
備了一雙摔倒後支撐身體的手掌。」當然,這是
題外話,趕總是要趕的,摔倒的機率並不高。
「趕」好不好?退休的最大的好處就是不必
趕。為了任務、業績、時限、約會疲於奔命的人
,誰不希望逃出 「趕」的如來佛之掌?除非你愛
鬧鐘多於自然醒。
然而,這僅僅是一方面。引發我的反向思考
的,是席慕蓉的名詩《為什麼》,它的結尾是 「
在長長的一生裏/為什麼/歡樂總是乍現就凋落
/走得最急的都是最美的時光」。基調是追懷,
痛惜。眨眼間韶光不再,乃是千古不易的終極之
嘆;同時,你總得承認,下得 「花須連夜發,莫待曉風吹」的詔命
,令後苑百花一夜之內全部盛開的,只有武則天。時光的流速,節
令的嬗遞誰能控制?每個日子消逝,都意味我們離死亡近一些,可
是對新年誰不熱烈慶祝?為了這個原因,且給 「走得最急的」記憶
注入正能量。
可有過乾柴烈火的戀愛?為了奔赴約會,恨不得縮萬里為一寸
,你跋山涉水,廢寢忘餐,只為了見上一面,片刻的溫存。你和愛
人相擁時,可抱怨過關山阻隔,磨破了鞋底?可曾在除夕夜晚,為
了看到家中窗櫺上溫暖的燈,趕上團年飯,風雨兼程?幼稚園快放
學了,巴士誤了點,你下車以後,往校門飛奔,在校門前等候的孩
子看到你,大聲叫着,張開雙臂撲來,你依然喘氣不絕,卻一把舉
起寶貝。
你也許怪我盡揀好聽的說,忽略職場上予人壓力山大的 「趕」
。是的,沒有毫無壓力的工作,一如不存在天鵝絨般光滑的命途。
然而,只要你從暫時的得失跳開,便理解 「走得最急」的節奏,是
生命力充盈的表徵,而障礙,是上升的階梯。每一個 「時限」,都
為你的能力,毅力,提供磨煉和施展的機會。
事業的華彩樂段,人生成就的頂峰,豈僅僅在衣錦還鄉,花天
酒地?不正在千山萬水的尋覓後的發現,九死一生的搏鬥後的勝利
,千辛萬苦之後的成功,殫精竭慮之後的圓融?但又不止於此,單
是緊張、亢奮所激發出的潛能,創造力,想像力,就教你在衰頹晚
境懷戀不已,我還沒提到,急如星火之後的鬆弛—把腳擱在辦公
桌上,來一瓶冰凍啤酒。
總而言之, 「急」出來的時光,充滿詩的張力,是人生中最美
好的章節。不必惋惜其消逝,為生命力的酣暢飛揚而讚嘆即夠。

二〇一六年一月二十一日 星期四







與事














Document preview 20160121-b12.pdf - page 1/1

Related documents


PDF Document offside master text proof
PDF Document a mall that transport you to another city
PDF Document rise of the wardens
PDF Document pressrelease starcrossedlovers hedlund nuzzi 02 29 2016 v5
PDF Document autocorrect
PDF Document havenacruploadwebversion


Related keyw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