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F Archive

Easily share your PDF documents with your contacts, on the Web and Social Networks.

Share a file Manage my documents Convert Recover PDF Search Help Contact



KGB Chinese .pdf


Original filename: KGB_Chinese.pdf

This PDF 1.7 document has been generated by / Foxit Reader PDF Printer 버전 8.3.1.0522, and has been sent on pdf-archive.com on 26/03/2018 at 12:39, from IP address 114.204.x.x. The current document download page has been viewed 187 times.
File size: 2.7 MB (554 pages).
Privacy: public file




Download original PDF file









Document preview


心理通行证人类动物园
(小标题:一个孤独的自闭症儿童被囚禁在一个歇斯
底里的共和国的Psycho Pass动物精神病医院的记
录,

韩式关塔那摩监狱
(小标题:我的狱函和我的监狱日记在血腥的地狱韩
国)


标题:他们要我做什么
(在他被监禁的时候,在一间独立的房间里画的照片)
原文p。 70图片>放大复印件>相框>扫描图片后的书籍封面> PDF文件

桂河大桥的韩国后代

内容
1.介绍
2.警察和检察官讯问
3.第一次监狱记录
4.第一个试验记录
5.法医调查核实声明
6.调查员证词
7.第一审判
8.上诉理由
9.第二次监狱记录
10.二审记录
(上诉审理一直持续到2017年12月31日。)
--------------------------------------------------------------------------------------------------1.介绍

我向国防部恳求说,我被军队调戏,但国家把我当疯子对待,用警察的调查来证明我
疯了,把我关在精神病院里。
你们国家的政府不听人民的不公正的呼吁,而是大声地对待他们,而不是上访,人民
就不再信任国家,向外国政府呼吁了。
在我与外国政府或外国媒体联系之前,我怀疑他们可能是我们政府的间谍,他们不相
信他们给我的电子邮件地址和新闻网站,而且他们会困扰我,因为他们是跟他们。我
犹豫地宣布。
但最后,我担心这样的恐惧是韩国调查机构正在把所有的事情都从上帝那里带出来的
一种恐惧,
与人工智能不同,人类受到时间和空间的限制。
由于这些限制,任何调查机构都不可能收集到任何证据证明这是一个犯罪证据,翻案
和调查救赎,任何人都不可能用文字来解释。
这是司法权,是公权力,成为政府的政治权力。
一个囚犯如果不承认这些生理上的限制,挑战时间和空间的物理限制,就会厌倦这些
花瓶,并且认为一个忘记了未来,生活在未来的囚犯将终其一生。
有人不能透露真相或为我而战。
它不能被辞退和埋葬。
我决定把注意力集中在记录和保存方法上,这是我能做的事情之一,因为我知道像阿
尔法上帝这样的人工智能总有一天会揭示真相。
太好了就是犯罪。
红孩子把我开到了红海。

当我在监狱里的时候,我没有写日记或信件。
警察和检察官的调查和法庭的审判每天都在打电话给我,没有精神上的能力。
在第二看守所拘留时,我把头痛对乙酰氨基酚300mg(首尔看守所首尔看守所规定的镇
痛药)服用了2到3个月。
2011年,这种药物是美国和韩国警告严重肝损伤的止痛药,但汉城拘留中心已经将癫
痫药物作为缺乏感冒药的灵丹妙药处方。
在我被释放为第二颗宝石之前,我住在首尔看守所,患上感冒和腹泻,住在一起,并
且出门到安养堂医院和翰林医院。经高血压,头痛,鼻炎,甲状腺功能亢进,支气管
炎,消化道内镜,十二指肠溃疡,脂肪肝,甲肝疫苗接种,肾功能不全,结肠镜检
查,前列腺增生,尿液,坏血病和疱疹等各种血液检查和CT检查。

当然,我被送到精神病医院接受了成人纸尿裤和精神病检查。
似乎人们不会相信我的故事,就像小说一样,家里收集了我看守所以外的病历。
但是,当我经常受到不寻常的医疗行为时,我受到了生命的威胁。
为了告知外界我想这样做的事实,从8月17日起,我开始把看守所里的东西写信给母
亲。
他的身体形状突然改变了,我不能很好地抓住圆珠笔。
当我从宝石中被释放,然后被重新监禁并关押到拘留中心时,我在一张小纸片上记录
了我必须在一份日记中精心制作的非人道主义情况。
看守所每天上午六点三十分,上午八点三十分和下午四点三十分,
当我孤独的时候,我不知道现在几点了,所以我在星期天早上9点检查了谷仓外面的海
的位置和基督教圣人囚犯的赞美诗,仔细地记下了监狱看守的名字,孤独的景象。
但是,在饥饿和视力丧失的肉体痛苦的精神痛苦以及对卫兵的威胁恐怕是不容易的。
我试图尽可能地记录下官员失明的印象,但是在开船坞之前,我不得不听到他们的声
音,有些警卫害怕揭露他们的身份,
在这个过程中,我再一次听到了一个悲伤,因为我正盯着一位高级官员胸前的巴洛克
式的名字。
没有必要羞耻。
我并不需要所有的麻烦。
很难相信那些以平庸的生活方式卖俗人的人同时生活在一起。
如果警卫们以我个人的感受为我个人化,我可以理解他们对我所做的对人权的无知的
处理,但是如果他们穿上制服并且拥有国家赋予他们的权力和权力,国家,没有。
当警方和检察官通过媒体发出这封红字时,拘留卫兵把我当成一个连环杀手,我被判
处一年零六个月的监禁,在独立和精神病院里受审。不幸的是,如果不冷静地杀死一
个人,我就无法支付这些东西。

我是个弱者,但我不能原谅他们。
很明显,在像亚洲的肾脏那样的朝鲜半岛,人类在迁徙过程中积累了成千上万年的肾
脏中积累了数以万计的人类垃圾。
在一个善良,善良的人们不同情坏人,不满意拒绝,鄙视的社会,我没有记录太多。
再一次,当我从看守所的监狱里走出来看了母亲的信后,我对自己对人性的信仰感到
紧张,认为韩国就是这样一个国家。
在大韩民国没有公平的审判机会。
我明白为什么很多人经过漫长的法律争斗后最终自杀。

所以我决定把我的信数字化,决定放开它,而不用操作我的笔记,因为我相信我的作
品可以给稍后会遇到这种情况的人一些警告。
真理是一个绝对的命题,不能被真理本身所操纵。
我已经思考了很长一段时间,我是否应该使用这里出现的人物名字的盲目性,但是由
于我没有做出他们没有做的行为和言论,所以我宁愿撒谎写一个假名。
他们在自己的历史上以公务员的身份记录自己的行为和言论是他们的工作。
如果他们做了不恰当的行为和言论,我因为没有说谎而玷污了他们的荣誉,我是应该
受到伤害的。
恐怕他们会再次威胁我,使我回到法律的审判场所,如果我要埋葬我的诽谤,我就不
得不要求in吓。
我希望他们自杀。
为什么?他们要我自杀。
韩国人太残酷了。
韩国人最终会被他们的残忍所毁。
首尔拘留中心是一个超越法律的最高法律实体。
首尔看守所忽视了法院的权威和滥用法治。
首尔看守所根据需要进行举报活动,滥用非法的公共权力。
我不想相信,但在我看来,首尔看守所与安养堂医院合作,强行收集所有囚犯的血
液,以健康检查的名义建立罪犯脱氧核糖核酸数据库。
如果国家调查机关收集犯人预防和调查囚犯的基因信息,还应当采取罪犯无罪的律师
收集遗传信息,防止下一代犯罪前人员的培养。
我只追求我的人生。
我从科学和工程学院出来讨厌它。
如果不符合逻辑,他就轻视它。
我嫉妒我的老人和上司与言行不一致。
即使我的父母对我撒谎,我也很生气。
他们谴责他们儒家的统一。
我并不害怕面对和面对任何见过我的人。
所以我不能像其他人一样接受我所做的所有事情。
我不明白,我在社交生活中遇到的朋友和同事使他们的行为合理化。
他们的行为和决策合理化,没有任何经济生活,但是我拒绝这样做,我必须对自己的
忏悔和信念感到内疚。
那是什么?世界上的人们都感到害怕自己和别人。
他们怀疑他们不会说谎,他们对我说谎很好。

有人说我是骗子,故意聪明地说谎,混淆真相和谎言。
我越来越震惊,恨我越说我说的不是谎言。
他们想相信我撒谎,不得不。
最后,我成了一个无耻的罪犯。
每次我说实话,人们都因为不悔改而被定罪。
每当事实证明,法官就开了出口让我骗我,但我拒绝了。
我被囚禁了
罪犯通过在周末唱赞美诗来理顺自己,并获得罪恶的缓解。
但是我不相信上帝,因为我知道一个骗子可以说他在开始撒谎之前发誓的研究。
人们指着我。

这是迟缓的。
我后悔当我过着真正的生活时,我是多么的愚蠢。
现在我已经在九月份生活了,在我的上诉中被保释了一段时间,我的生活已经改变了
我的想法,我需要撒谎,像一个人一样生活,提高我的忠诚度。
我成了一个可怕的骗子。

为了避免内疚,我尽了最大努力过我的生活。
我在学校生活中尽了最大的努力,公司勤奋工作,尽我所能,但没有成就和提升。
我周围的人试图让我合理化,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不想承认我。
这是天真的,但我离开公司的原因是因为我开始看到自己在工作时间内尽力而为。
我受不了了。
有人会。
这大致是时间或病态。
如果你说因为满了而不工作,你可以像其他人一样说话。
为什么我不能像那样理顺我的外表呢?我从公司出来,理由是我要辞去工作,因为我
年纪大了,工作很多,没有晋升。
感谢他,越来越多的人比我强,谁不在乎我,但我不在乎。
因此,我相信我的心在法官面前也会显露出来。
我试图让自己合理化,这不是假的。
法官们不断问他们为什么离开公司。
我有幸在汉城的一个拘留中心从头到脚吸毒成瘾,并被迫承认。
我的身体被各种注射液浸透了,从拘留中心出来,但我试图让自己理性化,让上帝知
道我的真心,并在这个程度上做到了这一点。
如果有一个神,只有神会知道。
我们的社会是一个韩国人不应该向韩国人展示的社会,韩国人不应该批评韩国人自我
反省的社会,韩国人是不能表达自己的抱怨的。
看守所是精神病动物园,守卫是精神病患者,囚犯是精神病患者。

当律师来到拘留中心,询问下一次审讯是什么时候,他说他没有带上他的笔记本。
我告诉他为什么他来看守所,他来检查他是否在吃东西。
这是一个故事,而不是一个喜剧。
律师是辩护还是起诉,这是一个逻辑上的不一致,但如果你疯了,而不是愚蠢的生活
在我们的国家,是很难住的。

更正被改变成与人类排斥相同的含义。
较少的腐蚀意味着较少的人道惩罚。
我越要颠覆罪,我的品味就越多。
长期以来,我的口味一点也不受惩罚。
法官的耳朵是驴耳朵!

---------------------------------------------------------------------------------------------------

2.警察和检察官讯问

披露的目的
警方调查部门的警察部门的工作人员在执行紧急逮捕令时进行了强制劳动调查,并没
有确保笔记本电脑的证据,并强迫在逮捕调查时逼供调查。网络证据分析室系统地操
纵和捣毁没收的证据,法庭犯有伪证罪,这是对目前证人的虚假陈述。人们认识到,
国家警察局的网络犯罪工作人员犯下了一个震动大韩民国司法系统根源的罪行。而
且,如果这些调查行为没有得到改善,并且通过法律界的默契,我们的社会就不可能
进一步培养善意的受害者。
因此,公众将通过公开披露来了解情况。
底部发病率
犯罪嫌疑人A及其父母同意不向监控机构透露在国家情报局和网络犯罪侦查人员在奥巴
马威胁调查过程中透露的在B检查中获得4000万韩元的民事检查的方法。
在撰写本文时,记录了遗漏的陈述和错误的内容。
在一些相同的句子中,拼写错误和文体错误是不一致的。参与调查的调查人员参与了
外部调查人员通过信使复印粘贴信件的过程,如果信件没有扭曲本质,则对信息进行
更正,以防止混淆。
宋基年:互联网安装文章
网络犯罪调查人员戴着黑色喇叭眼镜
警方记录

问:嫌疑人目前的状况如何? (调查人员写道,他写的时候用的是单调的身体,但是
和实际的不一样)
答:没有地方特别生病。
问:被调查有没有障碍?
答:不妨碍调查。
问:嫌犯是否被判刑或起诉?
答:我曾经到过东大门派出所,写了一封感谢信。
问:东大门派出所会发生什么?
答:2011年的时候,我从新日门站地铁站出来,途经印度,有人在我前面,但是我有
警察刚刚检查过我的事实。检查的原因是我在李门成文化中心丢了一个照相机。我被
带到东大门警察局,因为我是一个嫌犯,我在那里接受了DNA检测,但是我记得没有受
到惩罚。
问:你知道目前正在调查的嫌疑犯是什么吗?
答:我知道。我知道我已经被调查威胁要杀死白宫奥巴马和威胁谋杀美国大使开膛
手。

月亮:嫌疑人于2015年7月14日在首尔东大门区东洞东洞45号被告知首尔市警察厅被警
方逮捕并被网络犯罪嫌疑人逮捕后被逮捕。 ?
答:是的。当时有一个事实,就是我在房间里被逮捕并通知米兰达原则。
问:你被捕时被没收了吗?
答:我知道我在被捕前执行扣押的侦探有一份电脑的硬拷贝,有人告诉我这样做,但
我知道电脑硬盘没有被没收。刚才我被告知,正在进行调查的调查人员没收了笔记本
和USB原件。
问:告诉我你的兵役。
答:2005年1月,我在白马第九师担任中士。
问:你的军事生活如何?
答:军事生活非常艰苦。八名高级会员四个月,其中七人是全罗南道人,他们很难骚
扰。
问:什么是血型和宗教?
答:他是O,没有宗教信仰。
问:你的身高和体重是多少?
答:身高168厘米,体重72公斤,血型为O型。
问:嫌疑人说他在房间里的一名调查员面前喝了一杯啤酒,说他已经混合了啤酒和白
酒。
答:是的,我记得当时的情况。

问:嫌疑人的通常负担是多少?
答案:淡啤酒在500cc和1000cc之间。喝那么多就像睡觉。
(在第一次和第二次警方调查时,宿醉依然存在。
问:你经常喝酒吗?
A:我有一个不规则的生活,我通常在无法入睡的时候喝酒。
问:你有什么学术背景?
答:2000年毕业于庆福高中,毕业于韩国外国语大学龙仁校区(现在是全球校园),
为期4年。
问:你在大学有没有大学或未成年人?
答:专业是数字信息工程,小学是生物化学(现化学)。在学校本身,突然有一天,
没有一个适当的通知给学生,生化化学消失了。所以,当我写毕业论文的时候,专业
是数字信息工程,未成年人被列入生物化学。但是当我在工作的时候写简历的时候,
生物化学似乎是在一个缺失的部门里伪造了我的简历。我对毕业的韩国外国语大学不
利。
(大约在14时59分,犯罪嫌疑人已被任命为律师,因此他确认了律师的任命,并暂停
调查,给他时间帮助。

(15时25分,他重新开始调查,由朴哲炫律师参与,下半年参加了网络犯罪调查员作
为调查主管的调查)由于这种业务关系,让某人做)。
问:所以你对韩国外国语大学有不好的印象?
答:我有一个不满,而不是一个坏名声。
问:数字信息工程的主要领域是什么?
答:这与数字电脑,互联网通讯有关。
问:如果嫌疑人的负责人是数字信息技术(以强制方式),被告人是否具有电脑知
识?
答:是的,我自己也是这么想的。 (被告人也给出了其他答案,但只记录了这一
点。)
(调查人员继续坚持我是一个电脑专家,一个黑客和一个黑客,所以我要求客观测试
来验证我的电脑技能,但是我没有记录他们中的任何一个)。
问:你是否曾参与过大学学生会等其他活动?
答:我没有去学生会,但是在学校的第一年我花了大约一年的时间。嫌疑人对调查人
员说:“我去了一天,要求支付订阅费,但我放弃了。”
问:以嫌疑人的名义,财产,财产和月收入有什么变化?
答:我知道我母亲是以我的名义买了我兄弟的工作室,而现在我没有任何储蓄和储
蓄。没有月收入。

问:目前手机号码和嫌疑人姓名是谁?
答:我有一个粉红色的LG手机,我是以我母亲的名字加入的。我很少使用它,所以我
不记得电话号码。
问:你的意思是嫌疑人不记得你使用的细胞数量?
答:是的,我不记得了。
问:你为什么使用订购了你母亲名字而不是你的名字的手机?
答:我不喜欢用手机,也不想用电波。
问:家庭关系呢?
答:我有一个父母和一个弟弟(OO,OO出生),Mo(Kim OO,OO出生),兄弟(OO,
OO出生)。
问:嫌疑人目前居住在哪里?
A:我现在和父母住在一起。
问:你什么时候和你父母住在一起?
答:从出生到现在,我和父母住在一起,除了我在大学时做的一件事情(嫌疑人说他
们住了两年,但没有记录)。
问:目前犯罪嫌疑人是什么?

答:我失业了。
问:你如何花费你的生活费用?
答:没有特别的开支。
问:我没有任何特别的开支。如果你是一个正常的人,当你外出的时候,你似乎需要
一些钱,比如交通费。你如何解决这些钱?
答:我使用它是因为我问父母,我不出去,我继续在家学习。
(调查人员告诉嫌疑人:“你是怎么住在一个价格昂贵的45号公寓里的?在Costco买
什么钱去买东西?”嫌疑人说:“这间公寓是父母,我在Costco买了两次蛋糕,在KBS
国际部新闻处买了,我在Costco买了两次,“我以前在Costco看过这个蛋糕,”他
说,“是Costco的一个骑师,不是吗?”“我以前一直在吃零食午餐时间,我第一次
买蛋糕,“我说:”我在Costco买了它,在团聚的时候买了它。“知道KBS扮演KBS,
KBS,还是此时警方调查了所有父母的财务信息,发现他们经常使用Costco呢。)
问:犯罪嫌疑人是否只在外面留学?
答:是的,是的。在2013年左右离开公司后,我一直住在一个房子里,因为我不想被
别人打扰。

问:告诉我有关服役后的社交活动。
答:2005年,我出院了,在加油站工作了三个月。 2009年大学毕业后,我在一家化工
公司工作了两周左右,不记得我的名字。我在2011年去KBS接待,一直工作到2013年。
问:什么是KBS接待员?

答:我负责英文翻译工作,包括国外的新闻。 (调查人员强调英文翻译。)嫌疑人没
有记录说:“把这个外国新闻记录到编辑部是主要任务”。
问:嫌犯是英文熟练的,如翻译外国新闻等?
答:我认为这就够了。
问:那么犯罪嫌疑人会说英语呢?
答:TOEIC约为780分,TOEFL约为82分。
问:你曾经在其他地方工作过吗?
答:我刚才告诉花旗银行,我在花旗银行工作了两个月。当我加入花旗银行的时候,
我进入了英文等级。
月亮:从犯罪嫌疑人的历史看,2012年9月28日,首尔北区检察院对夜间入室盗窃行为
进行了“免费”处分。内容是什么?
答:在上次调查中,我去了东大门派出所,说我是作为摄像机嫌犯被调查的。
问:疑犯的住处安装了多少台电脑?
答:我的房间里有一台个人电脑,我的房间里有一台台式机和一台笔记本电脑。
问:嫌疑犯是否玩网络游戏?


Related documents


what is toeic1043
bewerbungsverfahren
bewerbungsverfahren
bewerbungsverfahren
toeic practice test 3 listening parts 1 4 complete
toeic practice test 3 reading parts 5 and 6 answer sheets


Related keyw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