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PDF Archive search engine
Last database update: 17 May at 11:24 - Around 76000 files indexed.


Show results per page

Results for «varian»:


Total: 14 results - 0.076 seconds

Widhiarso 2010 - Respon Alternatif Tengah pada Skala Likert 84%

Pengembangan Skala Psikologi :  Lima Kategori Respons ataukah Empat Kategori Respons ?     Oleh : Wahyu Widhiarso  Fakultas Psikologi UGM    Berapa kategori opsi yang disediakan dalam skala psikologi masih dalam perdebatan. Namun sebagian besar  sudah menunjukkan beberapa kesepakatan yang ditunjukkan dengan hasil‐hasil penelitian yang konsisten.  Lima kategori respons ataukah empat kategori respons ? Tulisan ini mencoba membedah berbagai pandangan  dari ahli yang mendukung masing‐masing jenis. Meski sudah sampai pada kesimpulan, tulisan ini masih dalam  taraf draft karena masih banyak hasil‐hasil penelitian yang belum dieksplorasi.  Mengapa Menyediakan Ketegori Tengah ?  Upaya untuk memasukkan kategori tengah (middle category) adalah untuk memfasilitasi responden yang  memiliki trait yang sedang (moderate trait standing). Klopfer dan Madden (1980) menjelaskan bahwa  penyediakan alternatif tengah respons bertujuan untuk memberikan kesempatan bagi responden yang  memiliki sikap moderat terhadap pernyataan yang diberikan. Tidak disediakannya alternatif tengah akan  menyebabkan responden merasa dipaksa untuk memilih alternatif secara bipolar. Keterpaksaan ini akan  memberikan kontribusi kesalahan sistematis dalam pengukuran.   Penggunaan alternatif tengah secara historis memang ada. Likert yang mengembangkan skala yang kemudian  dinamakan dengan Skala Likert dari awalnya memang menyediakan kategori respons tengah. Skala Likert  memuat pernyataan yang responden diminta untuk mengevaluasi kesesuaian responden dengan pernyataan  yang diberikan. Lima kategori respon disediakan untuk dipilih oleh responden.   Meski Likert menyarankan lima alternatif respons, namun banyak ahli yang menyarankan untuk menggunakan  bermacam‐macam jumlah kategori respon. Sebuah studi empiris menemukan bahwa 5 atau 7 alternatif respon  skala titik dapat menghasilkan nilai rata‐rata sedikit lebih tinggi (secara relatif dari skor tertinggi yang mungkin  dicapai) jika dibandingkan dengan skala yang menyediakan 10 alternatif. Artinya, semakin sedikit jumlah  respons variasi data semakin berkurang. Masalahnya adalah apakah setiap responden bisa memahami  perbedaan kategori hingga 10 level ? Jumlah pilihan di sekitar 5 hingga 7 kategori lebih disarankan dibanding  alternatif di atas jumlah tersebut.  Mengapa Responden Memilih Kategori Tengah?  Alternatif tengah respons disediakan untuk memfasilitasi sikap responden yang moderat, akan tetapi  responden tidak hanya memilih kategori ini untuk menunjukkan traitnya yang moderat (Hofacker, 1984),  namun dipengaruhi oleh banyak faktor.   Beberapa ahli telah meneliti mengapa responden memilih alternatif tengah kategori. Shaw dan Wright (1967)  mengemukakan tiga kemungkinan responden kategori tengah, yaitu : (1) mereka tidak memiliki sikap atau  pendapat, (2) mereka ingin memberikan penilaian secara seimbang, atau (3) mereka belum memberikan sikap  atau pendapat yang jelas. Kulas & Stachowski (2009) menjelaskan faktor lain seperti ragu, tidak memahami  pernyataan dalam butir, respons mereka kondisional, atau mereka memiliki berdiri netral, moderat, atau rata‐ rata.  Ahli lain menjelaskan bahwa pemilihan kategori tengah menunjukkan keengganan responden untuk memilih  arah tanggapan terhadap pernyataan. Bisa jadi mereka memilih respons tengah karena kesulitasn  menginterpretasi butir pernyataan  (Goldberg, 1981). Yang et al. (2002)  menemukan bahwa responden  cenderung memilih kategori tengah ketika mendapati butir yang sulit dipahami.   Kesimpulan. Skor skala bisa menjadi bias jika responden yang cenderung memilih kategori tengah, dikarenakan  tidak memahami butir dan merasa tidak nyaman dengan pernyataan yang diberikan. Oleh karena itu bagi  penyusun skala psikologi diharapkan untuk menyusun butir yang mudah dipahami dan membangun interaksi  yang hangat dengan responden agar mereka merasa tidak terintervensi.      1 | Pengembangan Skala Psikologi  |  Wahyu Widhiarso 2010    Dampak Penyediaan Kategori Tengah  Andrews (1984) menemukan bahwa keberadaan alternatif tengah eksplisit dalam kategori jawaban tidak  memiliki efek yang signifikan pada kualitas data. Rerata respon terhadap butir akan meningkat secara linear  dan varians item meningkat kurvelinier dengan meningkatnya jumlah kategori jawaban. Peningkatan rerata  adalah wajar dan tidak menjadi masalah karena jumlah alternatif menjadi bertambah yang diiringi dengan  peningkatan varians. Peningkatan varians inilah yang banyak menjadi ketertarikan kita, karena menunjukkan  informasi yang kita miliki semakin bervariasi.   Di sisi lain, nilai konsistensi internal (alpha) tidak berubah secara sistematis dengan meningkatnya jumlah  kategori respon (Aiken, 1983). Oleh karena itu, dapat disimpulkan bahwa jumlah kategori jawaban tidak  membuat perbedaan dalam mean dan varians respon item dan skor total skala.  Kulas et al. (2008) menemukan bahwa korelasi skor antar variabel yang dihitung antara skala yang  menyediakan alternatif titik tengah maupun tidak menyediakan memiliki korelasi yang tinggi, bergerak antara  0.94 hingga 1.0. Artinya, skornya yang dihasilkan sama saja sehingga validitas kriteria yang didapatkan dari  korelasi dengan skor kriteria dipastikan akan tetap tidak berubah.  Mattel dan Jacoby (1971)  menemukan bahwa reliabilitas pengukuran dan validitas skala independen terhadap  jumlah alternatif respons.   Kesimpulan. Skor skala yang menyediaan kategori tengah dengan yang tidak memiliki kategori tengah, tidak  memiliki perbedaan yang berarti. Reliabilitas pengukuran dan validitas butir tidak mengalami perbedaan. Yang  berbeda adalah varian skor. Dengan adanya kategori tengah, variasi data lebih tinggi dibanding dengan yang  tidak. Oleh karena itu menyediakan kategori tengah akan menghasilkan data yang lebih bervariasi.  Jumlah Alternatif Ganjil dan Genap  Beberapa penulis secara eksplisit telah membahas masalah jumlah alternatif respon kategori yang ganjil versus  genap. Kalton, Roberts, dan Holt (1980) menunjukkan bahwa ketika inves tigators memutuskan untuk tidak  menawarkan alternatif tengah eksplisit, mereka biasanya menganggap bahwa kategori tengah terdiri sebagian  besar tanggapan dari orang‐orang yang bersandar terhadap satu atau kutub alternatif lain, meskipun mungkin  dengan sedikit intensitas.   Klopfer (1980) berpendapat bahwa penyelidik yang menawarkan alternatif yang mungkin tengah berasumsi  bahwa responden benar‐benar mendukung posisi tengah. Akibatnya, jika responden dipaksa untuk memilih  alternatif yang ada, pilihan ini akan memberikan kontribusi kesalahan pengukuran sistematis.  Kesimpulan : Jumlah opsi genap akan memaksa responden untuk memilih sikap yang jelas terhadap  pernyataan yang diberikan sedangkan jumlah opsi ganjil memfasilitasi responden yang belum memiliki sikap  yang jelas. Pemaksaan tersebut dapat menimbulkan eror pengukuran, karena skor yang dihasilkan tidak benar‐ benar menggambarkan diri responden.   Menyediakan Alternatif tengah Memang akan Meningkatkan Jumlah Pemilihnya, tapi ...  Kalton, Roberts, dan Holt (1980) melaporkan bahwa pilihan kategori respon tengah berkisar antara 15 dan 49  persen ketika item kuesioner menyediakan titik tengah secara eksplisit dalam kategori respons yang berjumlah  ganjil. Di sisi lain Presser dan Schuman (1980) menemukan jumlah yang lebih sedikit yaitu antara 10 dan 20  persen. Hal ini menunjukkan bahwa penyediaan alternatif respon tengah meningkatkan proporsi responden  yang menyatakan pandangan netral secara substansial. Kecenderungan ini bahkan mungkin meningkat ketika  isu‐isu sensitif pertanyaan perhatian (Kalton & Schuman, 1982).  DuBois dan Burns (1975) berargumen bahwa responden memilih alternatif tengah karena merasa ambivalen  (tidak dapat memutuskan apakah akan setuju atau tidak setuju), indiferen (tidak peduli) atau  tidak merasa  cukup kompeten atau cukup informasi untuk mengambil sikap.  Kesimpulan : Menyediakan alternatif tengah memang akan meningkatkan jumlah pemilihnya, tapi  kecenderungan itu meningkat tajam jika pernyataan yang tertulis dalam butir kurang mudah dipahami,  membingungkan atau mengurangi kenyamanan/keamanan responden. Untuk mengatasi hal ini penulis butir  diharapkan menulis butir dengan pernyataan yang jelas dan tidak mengintervensi responden.        2 | Pengembangan Skala Psikologi  |  Wahyu Widhiarso 2010     “Netral” dan “Tidak Yakin”, Apakah Beda?  Presser dan Schuman (1980) memberikan kuesioner yang menyediakan kategori “tidak tahu” (don’t know)  secara eksplisit, kemudian memberikan lagi kuesioner yang melibatkan kategori tidak tahu dan netral.  Hasilnya, dengan menambahkan kategori netral, jumlah responden yang memilih tidak tahu menjadi  berkurang. Beberapa dari mereka yang menanggapi tidak tahu di kuesioner tanpa kategori netral, menjadi  memilih kategori netral  ketika pilihan netral disediakan. Apakah penelitian ini menunjukkan bahwa kategori  netral dan tidak tahu dimaknai sama oleh responden, belum tentu.  Bishop et al. (1988, dikutip dari DeMars & Erwin, 2005) memberikan dua jenis kuesioner kepada responden.  Satu kuesioner menyediakan opsi tengah dan satunya lagi menyediakan tidak berpendapat (no opinion).  Hasilnya proporsi responden memilih kedua jenis opsi tersebut tidak sama. Hal ini menunjukkan bahwa  responden memaknai kedua jenis opsi itu sebagai hal yang berbeda.  DeMars dan Erwin (2005)  melakukan penelitian mengenai penyediaan respons tengah yang dibagi menjadi  dua jenis, yaitu netral (neutral) dan tidak yakin (unsure). Responden diminta untuk merespon survei yang  mengukur perkembangan identitas dengan menggunakan skala Likert 4‐poin dengan dua opsi tambahan:  netral dan tidak yakin. Jumlah responden yang memilih netral dibandingkan dengan yang memilih tidak yakin  pada butir yang sama. Dari sisi rata‐rata didapatkan bahwa skor kedua kelompok siswa adalah sama. Hasil  penelitian menunjukkan bahwa alternatif respons netral dan tidak yakin menunjukkan sesuatu berbeda dari.   Kesimpulan : Opsi netral dan tidak tahu memiliki makna yang berbeda. Opsi netral menunjukkan bahwa  responden belum mampu menentukan sikap, dengan syarat pernyataan di dalam butir sangat jelas atau tidak  ambigu. Opsi tidak tahu menunjukkan bahwa responden tidak mengetahui bagaimana dia bersikap yang  sehingga dapat dimungkinkan opsi tidak tahu memfasilitasi kebingungan responden terhadap pernyataan.  Penggunaan opsi netral lebih disarankan dibanding dengan opsi tidak tahu.  Penutup  Penulis kuesioner harus memutuskan apakah memasukkan titik tengah atau tidak sesuai dengan pernyataan  yang diberikan kepada responden (Brace, 2004). Meskipun penggunaan respon kategori tengah tidak  mempengaruhi reliabilitas dan validitas dalam penelitian ini, namun direkomendasikan bahwa penilaian  pengembang kuesioner untuk memasukkan alternatif tengah (Kulas, et al., 2008). Ahli lain bahwa  menyediakan kategori tengah memungkinkan responden untuk menunjukkan respon yang netral dan lebih  diskriminatif dalam respon mereka, membuat nilai skala yang lebih handal dan skala yang lebih disukai oleh  responden (Cronbach, 1950).  Banyak peneliti menyimpulkan bahwa berapa jumlah optimal kategori skala tergantung dari spesifik isi dan  fungsi dari kondisi pengukuran (e.g. Friedman, Wilamowsky, & Friedman, 1981). Misalnya dalam konteks  seleksi karyawan, penggunaan skala tanpa kategori tengah lebih mampu mereduksi kepatutan sosial (social  desirability) dibanding dengan yang menggunakan kategori tengah (Garland, 1991).   Menurut penulis, jenis pernyataan dalam butir juga menjadi pertimbangan untuk memasang opsi tengah  ataukah tidak. Untuk menanyakan masa lalu atau perilaku responden, kita tidak mungkin memberikan opsi  kategori tengah. Sulit sekali bagi responden ketika menemui pernyataan yang merefleksikan masa lalu  misalnya “Saya pernah berurusan dengan polisi“atau yang memfokuskan pada perilaku misalnya “Saya akan  menegur orang yang merokok di depan saya”.     REFERENSI  Aiken, L. R. (1983). Number of Response Categories and Statistics on a Teacher Rating Scale.  Educational and Psychological Measurement, 43(2), 397‐401.  Brace, I. (2004). Questionnaire design. London: Kogan Page Ltd.  Cronbach, L. J. (1950). Further evidence on response sets and test design. educational and  psychological measurement, 10, 3‐31.  DeMars, C. E., & Erwin, T. D. (2005). Neutral or Unsure: Is there a Difference?,  Poster presented at the annual meeting of the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Washington, DC.    3 | Pengembangan Skala Psikologi  |  Wahyu Widhiarso 2010    Dubois, B., & Burns, J. A. (1975). An Analysis of the Meaning of the Question Mark Response  Category in Attitude Scales. Educational and Psychological Measurement, 35(4), 869‐884.  Friedman, H. H., Wilamowsky, Y., & Friedman, L. W. (1981). A comparison of balanced and   unbalanced rating scales. The Mid‐Atlantic Journal of Business, 19(2), 1‐7.  Garland, R. (1991). The mid‐point on a rating scale: Is it desirable? . Marketing Bulletin, 2, 66‐70.  Goldberg, L. R. (1981). Unconfounding situational attributions from uncertain, neutral, and  ambiguous ones: A psychometric analysis of descriptions of oneself and various types of  other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41, 517‐552.  Hofacker, C. F. (1984). Categorical Judgment Scaling with Ordinal Assumptions. Multivariate  Behavioral Research, 19(1), 91 ‐ 106.  Klopfer, F. J., & Madden, T. M. (1980). The Middlemost Choice on Attitude Items.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6(1), 97‐101.  Kulas, J. T., Stachowski, A., & Haynes, B. (2008). Middle Response Functioning in Likert‐responses to  Personality Items. Journal of Business and Psychology, 22(3), 251‐259.  Kulas, J. T., & Stachowski, A. A. (2009). Middle category endorsement in odd‐numbered Likert  response scales: Associated item characteristics, cognitive demands, and preferred  meanings. [doi: DOI: 10.1016/j.jrp.2008.12.005]. Journal of Research in Personality, 43(3),  489‐493.  Matell, M. S., & Jacoby, J. (1971). Is There an Optimal Number of Alternatives for Likert Scale Items?  Study I: Reliability and Validity. Educational and Psychological Measurement, 31(3), 657‐674.  Yang, C. L., O'Neill, T. R., & Kramer, G. A. (2002). Examining item difficulty and response time on  perceptual ability test items. Journal of Applied Measurement, 3, 282–299.        4 | Pengembangan Skala Psikologi  |  Wahyu Widhiarso 2010                5 | Pengembangan Skala Psikologi  |  Wahyu Widhiarso 2010   

https://www.pdf-archive.com/2012/05/01/widhiarso-2010-respon-alternatif-tengah-pada-skala-likert/

01/05/2012 www.pdf-archive.com

WISE2007年招生简介 77%

被阅览数:4953次 发布时间:2007/3/9 4:02:44 学子风采 厦门大学王亚南经济研究院 (WISE) 2007年招生简介 招聘信息 学术通知 WISE动态 学生培养 研究院简介 视频新闻 资料下载 厦门大学经济学科具有悠久的历史,她渊源于1921年厦门大学初创时的商学部。厦门大学经济学系成立于 厦大视点 1923年,是全国最早成立的少数几个经济学系之一。1949年以后,前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学部委员(常 委)、著名经济学家、担任厦门大学校长长达19年的王亚南教授的精心培育,为厦门大学经济学科奠定了深厚 的根基。 成立于1982年5月的厦门大学经济学院,是全国重点综合性大学中经教育部批准最早建立的经济学院。目 前,经济学院和在经济学院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管理学院共拥有会计学、金融学、政治经济学、财政学和统计学5 个国家重点学科,2个教育部普通高校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会计发展研究中心和宏观经济研究中心, 搜索 1个国家经济学基础人才培养基地和2个“985工程”——“财务管理与会计”哲学社会科学创新基地(Ⅰ)和“宏观经济 分析与预测”哲学社会科学创新基地(Ⅰ)。 厦门大学经济学科在学科建设、师资队伍建设、人才培养和科研工作等始终处于国内同行领先地位。为了 继续加强和提升现有优势学科的水准,促进厦门大学经济学教学和研究的规范化、国际化和现代经济学的中国 化,形成一个严谨、活跃、跨学科且与国际紧密接轨的新型学术研究机制,为完成厦门大学“985工程”——“宏观 经济分析与预测”哲学社会科学创新基地(Ⅰ)建设项目,2005年,厦门大学决定成立“厦门大学王亚南经济研究 院”(英文为The Wang Yanan Institute for Studies in Economics,简称WISE,下文简称“研究院”)。圆满完成 创新基地所提出的各项任务,是研究院今后三年的阶段性目标,并将为研究院的长期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 研究院与厦门大学其他学院同属一个级别,拥有50个研究人员编制。研究院聘请美国康奈尔大学经济学系 教授、教育部“长江学者”讲座教授洪永淼担任院长,聘请的学术顾问有: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系荣誉教授邹至 庄,加州大学圣地亚哥校区经济学系荣誉教授、200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Clive Granger,麻省理工学院经 济学系教授、1985年Clark奖获得者Jerry Hausman,南加州大学经济学系教授、经济学国际期刊Journal of Econometrics主编萧政,宾州大学经济学系荣誉教授、1980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Lawrence Klein等。 研究院目标 研究院力争在不太长的时间内成为亚太地区和中国一流的、与国际接轨的现代经济学研究机构,将致力 于: 在国际顶尖和一流经济学期刊上积极发表论文; 在国内顶尖和一流经济学期刊上积极发表论文; 培养一批一流精干的中青年经济学家,塑造WISE品牌; 成为亚太地区一个有影响的经济学国际交流中心; 使厦门大学经济学科在计量经济学、金融学、宏观经济学、政治经济学等研究领域在国内处于顶尖地 位,在国外有一定的影响; 成为国家和地方社会经济发展重要的“智囊团”和“思想库”。 研究生培养 研究生(包括硕士生和博士生)的培养是研究院一项重要工作。作为厦门大学研究生培养计划的改革试点 单位,研究院将率先在厦门大学积极探索既适合中国国情又与国际接轨的研究生培养机制。 研究院已于2005年开办金融学硕士实验班,招生31名,学制3年。该实验班以数量金融分析特别是计量 金融为重点,努力打造厦门大学“数量金融”的新品牌。2006年,研究院从该班推荐7名学生,赴新加坡 管理大学学习一年,攻读新加坡管理大学和厦门大学硕士双学位,这些学生每人获新方资助20万人民币 左右的全额奖学金。 2006年,研究院招收44名硕士研究生,并将继续开办金融学实验班,学制3年。 2007年,研究院将招收约50名硕士研究生,并将继续开办金融学实验班,学制3年。 研究院将实行“硕博连读”制度,从二年级(即第三个学期结束时)的硕士生中挑选部分优秀学生,免试 直接攻读博士学位。目前,研究院设有4个博士专业,即金融学、数量经济学(主要是计量经济学)、 西方经济学和政治经济学。研究院将继续选派优秀学生,赴境外高水平大学学习。 2007年研究院将招收25名博士生,其中13名从2005级硕博连读生中挑选,其余为考试录取名额。研究 院将在厦门大学率先改革博士生录取制度,鼓励学生在报考研究院博士生前,和研究院的博士生导师联 系,以获得准确的资讯。但是,考生报考时不需要选择任何导师,研究院将统一考试,统一招生,公 开、公平、公正地按成绩择优录取。入学一年后通过博士资格认证考试再按“双向选择”选择导师。每个 博士生除了选择一名主导师外,研究院还将推荐另外两名教授组成论文指导委员会(其中至少一名海外 学者)。 在课程设置方面,研究院将对硕士生及部分博士生提供必要的经济学和数学基础课程准备,聘请境外教 授按照国际标准讲授高级经济学核心课程和若干高级专业课程,奠定学生坚实的现代经济学基础。目 前,研究院正与国外研究型大学洽谈按照国际惯例联合培养硕士生和博士生,并授予联合学位。研究院 还将鼓励有条件的优秀学生申请赴国外攻读博士学位,并提供便利和帮助。 研究院将对博士生实行助教和助研奖学金制度,资助优秀学生完成学业,并培养他们的教学和科研能 力。 研究院将适当限制每位博士生导师每年在研究院指导的学生人数,保证导师有充分时间对每位学生进行 指导。 部分博士生导师简介 研究院博士生导师,在他们各自的研究领域,取得了国内或国外同行们公认的学术地位和学术成果。以下是研 究院在计量经济学、金融学、政治经济学和西方经济学专业部分博士生导师简介(按汉语拼音排序): 蔡宗武,美国北卡罗莱娜大学夏洛特校区数学与统计系和经济系教授,厦门大学王亚南经济研究院特聘教授。 主要研究领域:计量经济学、金融统计、风险管理、非线性时间序列建模、非参数曲线估计和检验、数据分析 建模。 齐 豪,美国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校区经济学系博士,厦门大学王亚南经济研究院助理教授。研究领域:公共经 济学、劳动经济学、应用计量经济学。 陈国进,厦门大学经济学院、厦门大学王亚南经济研究院教授,曾在日本东京大学从事经济学博士后研究,入 选教育部2005年“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研究领域:公司金融(含法与金融)、实证金融等。 洪永淼,美国康奈尔大学经济学、统计学与金融工程教授,厦门大学王亚南经济研究院“长江学者”讲座教授(经 济学)。Econometric Theory, Journal of Econometrics, Journal of Business and Economic Statistics编委, Annals of Economics and Finance 和《经济学报》联合主编,《经济学(季刊)》学术委员会委员。研究领 域:金融计量、中国经济和金融市场实证研究、计量经济学理论、时间序列分析。 萧 政,美国南加州大学经济学教授,厦门大学王亚南经济研究院特聘教授,Journal of Econometrics主编。研 究领域:面板数据计量经济学、应用计量经济学。 方 颖,美国匹兹堡大学经济学博士,厦门大学王亚南经济研究院助理教授。研究领域:计量经济学、中国经 济。 江曙霞,厦门大学金融系教授、厦门大学王亚南经济研究院教授,中国金融学会常务理事、中国国际金融学会 常务理事、福建省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专家组成员、福建省金融学会学术委员会委员。研究领域:金融理论与政 策、金融制度与金融监管、金融与法、农村金融与民间信用。 管中闵,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台湾“中央研究院”经济研究所特聘研究员兼所长,厦门大学王亚南经济研究院 特聘教授。研究领域:计量经济学理论、时间序列分析、神经网络、经济预测。 赖小琼,厦门大学经济学院、厦门大学王亚南经济研究院教授,研究领域:政治经济学、劳动经济学。 陆懋祖,英国南安普顿大学经济学系教授、厦门大学王亚南经济研究院特聘教授。研究领域:中国金融市场、 中国经济政策、中国经济的计量分析、计量经济建模、经济计量预测。 马成虎,英国埃塞克斯大学会计学、金融学与管理学系reader in finance。研究领域:金融计量经济学、期权和 衍生产品、在风险和不确定性条件下的动态资产定价模型,博弈论以及不完全契约理论。 沈凯玲,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博士,厦门大学王亚南经济研究院助理教授。研究领域:劳动经济 学、应用计量经济学、公共经济学、金融学。 冼刍荛,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校区经济学博士,厦门大学王亚南经济研究院副教授。研究领域:计量经济学 (时间序列分析)、金融计量、宏观经济学。 王洛林,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教授,厦门大学王亚南经济研究院兼职教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应用经济学科 评议组委员,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中国委员会副主任、中华全国日本经济学会会长、中国金融学会副会长、《经 济研究》编委等。研究领域:世界经济、经济史、政治经济学、宏观经济和金融。 王瑞芳,厦门大学经济学院、厦门大学王亚南经济研究院教授,曾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经济学系任教。研究 领域:宏观经济学、货币经济学。 吴俊吉,美国雪城大学商学院和新加坡管理大学商学院教授,厦门大学王亚南经济研究院特聘教授。研究领 域:金融经济学、金融工程、证券市场、公司金融政策、风险管理和信息经济学。 吴世农,厦门大学管理学院、厦门大学王亚南经济研究院教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工商管理学科评议组成员, 全国MBA指导委员会副主任。研究领域:资本市场、公司财务、投资项目评估。 张 馨,厦门大学经济学院、厦门大学王亚南经济研究院教授,中国财政学会第七届理事会常务理事,《中国经 济问题》、《东南学术》编委。研究领域:公共经济学(公共财政理论、比较财政学、财政学说史)、法律经 济学、西方财政学说史。 郑 鸣,厦门大学经济学院、厦门大学王亚南经济研究院教授,中国金融学会理事,广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博士 后指导教师,厦门大学兴业银行金融创新研究中心副主任,厦门市人民政府首批金融顾问。研究领域:金融机 构与风险管理、公司金融与投资银行。 郑振龙,厦门大学经济学院、厦门大学王亚南经济研究院教授,中国金融学会常务理事兼学术委员,中国金融 学会金融工程专业委员会常委,中国金融年会理事会主席,《金融学(季刊)》主编。研究领域:资产定价、 连续时间金融、金融市场计量经济学、衍生产品的定价与保值。 庄宗明,厦门大学经济学院、厦门大学王亚南经济研究院教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理论经济学科评议组成员。 中国世界经济学会副秘书长,福建省经济学会会长,厦门市决策咨询委员会委员。《厦门大学学报(哲社 版)》、《东南学术》编委。研究领域:全球化与中国经济发展、区域经济、国际经济关系。 2007 年硕士研究生招生计划 2007年研究院将招收3个专业硕士研究生,共招生50名(具体招生名额以招生办公布为准)。这3个专业分 别是: 西方经济学(包括宏观经济学和微观经济学两个研究方向); 020204金融学(包括金融计量经济学、公司理财和投资学三个研究方向); 020209数量经济学(包括04计量经济学和05数理经济学两个研究方向。) 020104 研究院将从50名学生中挑选一部分学生组成2007级金融实验班(硕士学位),所有专业学生均可报名。 所有专业的考生参加统一考试,考试科目均为:101政治、201英语、303数学三、451经济学。其中政治、英语 和数学三为全国统一命题。经济学业务课由研究院统一命题。参考书目为Hal Varian (范里安):《微观经济 学:现代观点》,第六版,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三联书店,2006年;Oliver Blanchard:《宏观经济学》,第 二版,清华大学出版社,2003年。以上参考书可使用其他版本。 2007 年博士研究生招生计划 2007年研究院将招收3个专业的博士研究生,共招生11名。这3个专业分别是: 西方经济学(宏观经济分析与政策研究、劳动经济学、公共经济学三个方向); 020204金融学(包括证券与投资、金融工程风险管理和金融计量经济学三个研究方向); 020209数量经济学(计量经济学研究方向)。 020104 在25名博士生名额中,有13名将从研究院2005级硕博连读生中挑选,其余名额将通过统一考试在全国范围 内录取。所有专业的考试科目均为:101英语、252中高级经济学、580计量经济学。其中英语由厦门大学统一 命题,中高级经济学和计量经济学由研究院统一命题。参考书目为:Hal Varian:《微观经济学(高级教 程)》,经济科学出版社,1997年;David Romer:《高级宏观经济学》,第一版,商务印书馆,1999年;二 版,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2003年;德里奇:《计量经济学导论:现代观点》,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 年。以上参考书可使用不同版本,参考书目的使用说明详见 http://www.wise.xmu.edu.cn/ 。 厦门大学所在的厦门岛素有“海上花园”之称。厦门地处中国的东南沿海,交通便利,气候宜人,是全国卫 生城市,曾获联合国“世界花园城市”冠军和“全国最适合人类居住城市”的称号。厦门大学校园依山傍海,远离大 城市常有的浮躁与喧嚣,是学习和生活的理想之地,且学校为研究生提供良好的住宿条件,研究生宿舍座落于 青山绿水之中,硕士生四人一间,博士生一人一间。由于地理、历史和文化等因素,厦门和台港澳及东南亚等 国家与地区有着十分密切的经贸、教育和文化交流联系,尽显其独特区位之优势。特别是研究院已经与亚太各 主要大学和研究机构以及一些欧美名校建立起密切的学术联系和人员交往,为研究院广大师生开辟了一扇追踪 世界经济学前沿、实时感受国际经济学最新发展的重要窗户。我们诚挚欢迎有志经济学、金融学研究的青年学 子加盟到厦门大学王亚南经济研究院,共同推动中国经济学的发展! 更多详情,请点击网站:http://www.wise.xmu.edu.cn/。 厦门大学王亚南经济研究院 2006年8月20日 上一条:WISE2006年博士研究生 下一条: WISE2007年博士研究生 联系方式:

https://www.pdf-archive.com/2018/04/24/wise2007/

24/04/2018 www.pdf-archive.com

2008年WISE研究生招生简章 76%

在国际顶尖和一流经济学期刊上积极发表论文; 在国内顶尖和一流经济学期刊上积极发表论文; 培养一批一流精干的中青年经济学家,塑造WISE品牌; 成为亚太地区一个有影响的经济学国际交流中心; 使厦门大学经济学科在计量经济学、金融学、宏观经济学、政治经济学等研究领域在国内处于顶尖地 位,在国外有一定的影响; 成为国家和地方社会经济发展重要的“智囊团”和“思想库”。 研究生培养 WISE根据北美一流研究型大学课程设置和培养模式与要求,并结合中国高校经济类教学的实际,由WISE 学术委员会集体讨论确定课程设置。 其中计量经济学的系列课程是WISE的主要特色,包括概率论与数理统计、高级计量经济学、时间序列分 析、微观计量经济学、面板数据计量经济学、金融计量经济学、非参数计量经济学、计量经济学软件应用与高 级计量经济学专题等九门核心课程。 硕士阶段课程设置包括(1)高级课程(Core Courses)和(2)前沿课程(Advanced Courses)。第一学年的高级课 程由微观经济学(1、2)、宏观经济学(1、2)、计量经济学(1、2)、数理经济学、数理金融学以及统计学软件等构 成,为整个硕士阶段课程体系的基础;第二学年的课程均为前沿课程,学生每学期至少修两门本专业领域的课 程。学生在修满各专业培养方案所规定的学分后方可开始撰写硕士论文(通常在第二学年结束前完成论文开题, 第三学年进入写作阶段)。 博士阶段的课程设置亦分为高级课程与前沿课程两部分。学生在第一学年须修读微观经济学(1、2)和宏观 经济学(1、2)和计量经济学(2)。此外,每个专业的博士生都须修读两个专业系列的前沿课程。即在修读WISE开 设的所有本专业的系列前沿课程(称为主修,Major)的同时,还需选修另一个专业的系列前沿课程(称为辅修, Minor)。此外,每年的夏季短学期,WISE会开设研究论文讲评课程,为硕士生和博士生的论文开题做指导。 部分WISE硕士生、博士生导师简介 WISE硕士生和博士生导师,在他们各自的研究领域都取得优秀的学术成果,赢得了国内或国外学术界同 行们的认可。以下是在数量经济学、金融学以及西方经济学专业可指导硕士生或博士生的部分WISE教师简介 (以姓氏拼音首字母为序): 蔡宗武,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校区统计学博士(1995),美国北卡罗莱娜大学夏洛特校区统计学和经济学教授, WISE讲座教授,厦门大学“闽江学者”讲座教授。国际计量经济学会会员,美国统计协会会员,同时还是 Econometrica, Journal of Econometrics, Econometric Theory, Econometrics Journal, Econometrics Review等 国际一流期刊审稿人。研究领域为计量经济学,金融计量学,风险管理,非线性时间序列建模、非参数函数估 计和检验,以及数据分析建模。 陈国进,厦门大学金融学博士(1997),东京大学经济学研究科博士后研究员(1999-2001),日本创价大学 交换访问学者(2004),WISE和厦门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系教授。《经济研究》等国内一流刊物的审稿人。 2005年入选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获中国金融国际年会(CICF)2007最佳论文奖。研究领域为公 司金融、资本市场实证分析等。 陈蓉,厦门大学金融学博士(2003),美国康奈尔大学经济学博士后研究员(2005-2006),美国北卡罗莱娜大学夏 洛特校区访问并任教(2006),WISE和厦门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系副教授。研究领域为金融工程,固定收益证券与 风险管理。 齐豪,美国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校区经济学博士(2006),WISE助理教授。研究领域为公共经济学、劳动经济学 及应用微观经济学。 方颖,美国匹兹堡大学经济学博士(2006),WISE助理教授。研究领域为计量经济学与应用计量经济学。 洪永淼,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校区经济学博士(1993),美国康奈尔大学经济学与统计学教授,WISE“长江学 者”讲座教授。Econometric Theory, Econometric Reviews,Econometric Journal和Journal of Econometrics编 委,《经济学报》联合主编,《经济学(季刊)》学术委员会委员,《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编委。研究领域为计 量经济学理论、时间序列分析及应用、金融计量经济学、中国经济和金融市场实证研究等。 萧政,美国斯坦福大学经济学博士(1972),国际计量经济学学会院士(Fellow of the Econometric Society)。美国 南加州大学经济学教授、WISE讲座教授。国际权威经济学期刊Journal of Econometrics主编。研究领域为计量 经济学与面板数据分析等。 胡学勤,厦门大学财政学博士(2000),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博士后研究员(2002-2004),WISE和 厦门大学经济学院财政系副教授。研究领域为税收理论与实务。 江曙霞,厦门大学金融学博士(1993),WISE和厦门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系教授。中国金融学会常务理事、中国国 际金融学会常务理事、福建省金融学会学术委员会委员、福建省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专家组成员。研究领域为宏 观经济政策理论与实践、金融制度与金融监管等。 管中闵,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校区经济学博士(1989),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台湾“中央研究院”经济研究所 特聘研究员,WISE特聘教授。研究领域为计量经济学理论、时间序列分析、应用财务、神经网络、经济预测 等。 赖小琼,厦门大学经济学博士(2001),美国伊利诺伊大学访问学者(2005),WISE和厦门大学经济学院经济学系 教授。全国《资本论》研究会理事、全国马克思列宁主义经济学说史学会理事。研究领域为新政治经济学、中 国就业问题、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等。 林海,厦门大学金融学博士(2004),康奈尔大学访问学者(2006),新加坡管理大学访问研究员(2006),WISE和 厦门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系讲师。研究领域为金融工程、金融学、资产定价和风险管理。 林光平,美国纽约州立大学石溪校区经济学博士(1977)、哈佛大学博士后研究员(1978-1979)。曾执教纽约州立 大学石溪分校、为美国能源部提供咨询顾问服务(1984-1985)。美国波特兰州立大学经济学教授、WISE客座教 授。研究领域为计量经济学、数理经济学、计算计量经济学等。 陆懋祖,英国南安普顿大学经济学博士(1990),英国牛津大学博士后(1991),英国南安普顿大学经济学系高级 讲师、WISE客座教授。研究领域为计量经济学、中国金融市场、中国经济政策、中国经济的计量分析及计量经 济建模。 马成虎,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博士(1992),WISE讲席教授。曾任加拿大麦吉尔大学经济学助理教授,英国埃塞克 斯大学财会、金融和管理学系终身准教授。研究领域为金融经济学、期权和衍生产品、动态资产定价理论、博 弈论与决策论等。 潘越,厦门大学经济学博士(2005),注册会计师(2003),WISE和厦门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系讲师。研究领域为金 融与统计学等。 Sungyong Park,美国伊利诺伊大学香槟校区经济学博士(2007),WISE助理教授。研究领域为计量经济学理 论与应用、金融计量经济学、应用微观经济学及实证金融。 沈凯玲,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博士(2006),WISE助理教授。研究领域为劳动经济学、应用计量经 济学与公共政策等。 冼刍荛,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校区经济学博士(1993),WISE副教授,WISE计量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曾任 香港大学经济金融学院讲师及香港浸会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Annals of Financial Economics 和 Journal of Economics and Management 编委。研究领域为时间序列计量经济学及应用、金融计量经济学、应用宏观经济 学等。 童汉飞,厦门大学经济学博士(2005),WISE和厦门大学经济学院经济学系讲师。研究领域为公司财务和资本市 场等。 赵西亮,清华大学数量经济学博士(2005),WISE和厦门大学经济学院经济学系讲师。研究领域为企业效率分 析。 赵扬,美国匹兹堡大学经济学博士(2007),WISE助理教授。研究领域为宏观经济学、应用计量经济学、货币理 论及中国经济增长与发展。 郑鸣,厦门大学金融学博士(2004),WISE和厦门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系教授、博士生导师,WISE金融中心主 任。中国金融学会理事,中国国际金融学会理事,厦门市人民政府首批金融顾问,厦门市委政研室特约研究 员。研究领域为金融机构与风险管理、公司金融政策与公司治理、投资银行等。 年硕士研究生招生计划 2008 2008年WISE计划招收3个专业的硕士研究生共45名。3个专业分别为: 西方经济学 (包括08宏观经济学和09微观经济学等研究方向); 020204 金融学(包括04金融计量经济学、05公司理财和06投资学等研究方向); 020209 数量经济学 (包括05计量经济学和06数理经济学等研究方向)。 020104 在所有硕士生招生名额中,一部分名额将留以接收全国重点院校(包括厦门大学)推荐的优秀保送生,其 余名额为参加全国统一考试的优秀考生。所有专业的初试考试科目均为:①101政治理论 ②201英语 ③303数学 三 ④807经济学。其中政治、英语和数学三为全国统一命题,经济学业务课由WISE命题。初试参考书目为Hal Varian (范里安):《微观经济学:现代观点》,第六版,上海人民出版社,上海三联书店,2006年,和Oliver Blanchard:《宏观经济学》,第二版,清华大学出版社,2003年。复试参考书目除了初试书目,还包括兹维· 博迪、罗伯特· C·莫顿 著,《金融学》,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0年。詹姆斯· H·斯托克、马克·W·沃森著, 《计量经济学导论》,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2004年。以上参考书可使用其他版本。 年博士研究生招生计划 2008 2008年WISE计划招收3个专业的博士研究生共16名。3个专业分别为: 西方经济学(包括08宏观经济分析与政策、09劳动经济学、10公共经济学等研究方向); 020204 金融学(包括06证券与投资、07金融工程风险管理和08金融计量经济学等研究方向); 020209 数量经济学(01计量经济学研究方向)。 020104 在所有博士生招生名额中,有数名将为从WISE2006级硕士生中挑选的硕博连读和提前攻博生(原则上不 超过半数),其余名额为参加全国统一考试的优秀考生。所有专业的初试考试科目均为:①1101英 ②2252中高 级经济学 ③3580计量经济学。其中英语由厦门大学统一命题,中高级经济学和计量经济学由WISE统一命题。 参考书目为:Hal Varian:《微观经济学》,经济科学出版社,1997年;David Romer:《高级宏观经济学》, 第一版,商务印书馆,1999年;第二版,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2003年;伍德里奇:《计量经济学导论:现代 观点》,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年。以上参考书可使用不同版本。 WISE实行“择优录取、统一招生”的招生原则。请有意向报考WISE博士研究生的考生在报考时,统一选择 洪永淼老师为博士生导师。被WISE录取入学一年后参加学院组织的博士生资格考试。考试合格者按照“双向选 择”制度确定博士生导师。每位博士生需有一个论文指导委员会,由一名主导师和其他两位教授构成导师组。 WISE实行导师组制度旨在扩展学生的研究兴趣并争取更大的学术自由空间。 厦门大学所在的厦门岛素有“海上花园”之称。厦门地处中国的东南沿海,交通便利,气候宜人,是全国卫 生城市,曾获“国际花园城市”评比E类冠军和“全国最适合人类居住城市”的称号。厦门大学主校园依山傍海,远 离城市的喧嚣,是学习和生活的理想之地。学校为研究生提供优越的住宿条件。研究生宿舍楼坐落于青山绿水 之中,硕士生四(两)人一间,博士生一人一间。由于地理、历史和文化等因素,厦门和台港澳及东南亚等国 家与地区有着十分密切的经贸、教育与文化交流联系,尽显其独特区域之优势。我们诚挚欢迎有志于经济学、 金融学研究的青年学子加盟厦门大学王亚南经济研究院,共同推动中国经济学的发展! 欢迎访问王亚南经济研究院主页http://www.wise.xmu.edu.cn 2008年WISE接受推荐免试硕士研究生办法的网页链接如下: http://www.wise.xmu.edu.cn/viewNews.asp?id=891 厦门大学招生办公室的网页链接如下(请持续关注硕博士招生相关信息): http://zsb.xmu.edu.cn/ 厦门大学考试中心的网页链接如下(请关注全国统一考试网上报名等相关信息): http://kszx.xmu.edu.cn/ 如需帮助或有建议,欢迎致电0592-2186170或电邮karen@xmu.edu.cn。 厦门大学王亚南经济研究院 2007年8月21日 上一条:2007年WISE博士研究生 下一条: 2008年WISE接受推荐免 联系方式:

https://www.pdf-archive.com/2018/04/24/2008-wise/

24/04/2018 www.pdf-archive.com

2009年WISE研究生招生简章 75%

u 在国内外顶尖和一流经济学期刊上积极发表论文; u 培养一流经济学家与应用型经济金融高级人才,塑造WISE品牌; u 成为亚太地区一个有影响的经济学国际交流中心; u 使厦门大学经济学科在计量经济学、金融学、劳动经济学、宏观经济学等研究领域在国内处于顶尖地位, 在国外有一定的影响; u 成为国家和地方社会经济发展重要的“智囊团”和“思想库”,并提供高级咨询与教育培训服务。 研究生培养与教育 WISE根据北美一流研究型大学课程设置和培养模式与要求,并结合中国高校经济类教学的实际,由WISE学术 委员会集体讨论确定课程设置。 其中计量经济学的系列课程是WISE的最显著特色,包括概率论与数理统计、高级计量经济学、时间序列分析、 微观计量经济学、面板数据计量经济学、金融计量经济学、非参数计量经济学、计量经济学软件应用与高级计 量经济学专题等九门核心课程。同时,WISE开设的金融学系列包括数理经济学,资产定价,金融工程,公司金 融,固定收益,财务报表分析,高级金融学专题等。 硕士阶段课程设置包括(1)核心课程(Core Courses)和(2)前沿课程(Advanced Courses)。第一学年的 核心课程由微观经济学(1、2)、宏观经济学(1、2)、计量经济学(1、2)、数理经济学、数理金融学以及 统计学软件等构成,为整个硕士阶段课程体系的基础;第二学年的课程均为前沿课程,学生每学期(包括短学 期)至少修两门本专业领域的课程。学生在修满各专业培养方案所规定的学分后方可开始撰写硕士论文(通常 在第二学年结束前完成论文开题,第三学年进入写作阶段)。 博士阶段的课程设置亦分为核心课程与前沿课程两部分。学生在第一学年须修读微观经济学(1、2)和宏观经 济学(1、2)和计量经济学(2)。此外,每个专业的博士生都须修读两个专业系列的前沿课程。即在修读 WISE开设的所有本专业的系列前沿课程(称为主修,Major)的同时,还需选修另一个专业的系列前沿课程 (称为辅修,Minor)。此外,每年的夏季短学期,WISE会开设高级经济学前沿课程和研究论文讲评课程,为 硕士生和博士生的论文开题做指导。 部分WISE硕士生、博士生导师简介 蔡宗武,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校区统计学博士(1995),美国北卡罗莱那大学夏洛特校区统计学和经济学教 授,WISE讲座教授,厦门大学“闽江学者”讲座教授。国际计量经济学会会员,美国统计协会会员,同时还是 Econometrica, Journal of Econometrics, Econometric Theory, Econometrics Journal, Econometrics Review等 国际一流期刊审稿人。研究领域为计量经济学、金融计量学、风险管理、非线性时间序列建模、非参数函数估 计和检验以及数据分析建模。 陈国进,厦门大学金融学博士(1997),东京大学经济学研究科博士后研究员(1999-2001),日本创价大学 交换访问学者(2004),WISE和厦门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系教授。《经济研究》等国内一流刊物的审稿人。 2005年入选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获中国金融国际年会(CICF)2007最佳论文奖。研究领域为公 司金融、资本市场实证分析等。 陈蓉,厦门大学金融学博士(2003),美国康奈尔大学经济学博士后研究员(2005-2006),美国北卡罗莱那 大学夏洛特校区访问并任教(2006),WISE和厦门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系副教授。研究领域为金融工程,固定 收益证券与风险管理。 陈智琦,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学经济学博士(1991),现任加拿大卡尔顿大学经济系教授、美国Journal of Economics and Management Strategy共同主编、“长江学者”讲座教授。曾任卡尔顿产业经济研究所主任、渥太 华大学-卡尔顿大学经济学联合博士项目主任、Canadian Journal of Economics编缉顾问、新加坡国立大学高 级学者、以及加拿大联邦政府竞争局特聘经济顾问。主要研究领域是产业组织和国际贸易理论。 齐豪,美国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校区经济学博士(2007),WISE助理教授。研究领域为公共经济学、劳动经 济学及应用微观经济学。 方颖,美国匹兹堡大学经济学博士(2006),WISE助理教授。研究领域为计量经济学与应用计量经济学。 Brett Graham,美国伊利诺伊大学香槟校区经济学博士(2008),WISE助理教授。研究领域为工业组织理 论、政治经济学、博弈论。 洪永淼,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校区经济学博士(1993),美国康奈尔大学经济学与统计学教授,WISE“长江 学者”讲座教授。Econometric Theory, Econometric Reviews,Econometric Journal和Journal of Econometrics 编委,《经济学报》联合主编,《经济学(季刊)》学术委员会委员,《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编委。研究领 域为计量经济学理论、时间序列分析及应用、金融计量经济学、中国经济和金融市场实证研究等。 萧政,美国斯坦福大学经济学博士(1972),国际计量经济学学会院士(Fellow of the Econometric Society)。美国南加州大学经济学教授、WISE讲座教授。国际权威经济学期刊Journal of Econometrics主编。 研究领域为计量经济学与面板数据分析等。 江曙霞,厦门大学金融学博士(1993),WISE和厦门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系教授。中国金融学会常务理事、中 国国际金融学会常务理事、福建省金融学会学术委员会委员、福建省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专家组成员。研究领域 为宏观经济政策理论与实践、金融制度与金融监管等。 管中闵,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校区经济学博士(1989),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台湾“中央研究院”经济研究 所特聘研究员,WISE特聘教授。研究领域为计量经济学理论、时间序列分析、应用财务、神经网络、经济预测 等。 赖小琼,厦门大学经济学博士(2001),美国伊利诺伊大学访问学者(2005),WISE和厦门大学经济学院经 济学系教授。全国《资本论》研究会理事、全国马克思列宁主义经济学说史学会理事。研究领域为新政治经济 学、中国就业问题、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等。 林海,厦门大学金融学博士(2004),康奈尔大学访问学者(2006),新加坡管理大学访问研究员(2006), WISE和厦门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系讲师。研究领域为金融工程、金融学、资产定价和风险管理。 林光平,美国纽约州立大学石溪校区经济学博士(1977)、哈佛大学博士后研究员(1978-1979)。曾执教纽 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为美国能源部提供咨询顾问服务(1984-1985)。美国波特兰州立大学经济学教授、 WISE客座教授。研究领域为计量经济学、数理经济学、计算计量经济学等。 马成虎,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博士(1992),WISE讲席教授。曾任加拿大麦吉尔大学经济学助理教授,英国埃 塞克斯大学财会、金融和管理学系终身准教授。研究领域为金融经济学、期权和衍生产品、动态资产定价理 论、博弈论与决策论等。 牛霖琳,意大利博科尼大学经济学博士(2008),WISE助理教授。研究领域为宏观金融、应用计量经济学、 国际经济学等。 潘越,厦门大学经济学博士(2005),注册会计师(2003),WISE和厦门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系讲师。研究领 域为金融与统计学等。 任宇,加拿大女皇大学经济学博士(2008),WISE助理教授。研究领域为金融计量经济学、应用计量经济 学、理论计量经济学。论文发表在Transportation Journal等期刊上。 Sungyong Park,美国伊利诺伊大学香槟校区经济学博士(2007),WISE助理教授。研究领域为计量经济学 理论与应用、金融计量经济学、应用微观经济学及实证金融。 沈凯玲,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博士(2006),WISE助理教授。研究领域为劳动经济学、应用计 量经济学与公共政策等。 冼刍荛,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校区经济学博士(1993),WISE副教授,WISE计量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曾 任香港大学经济金融学院讲师及香港浸会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Annals of Financial Economics 和 Journal of Economics and Management 编委。研究领域为时间序列计量经济学及应用、金融计量经济学、应用宏观经济 学等。 赵西亮,清华大学数量经济学博士(2005),WISE和厦门大学经济学院经济学系讲师。研究领域为企业效率 分析。 赵扬,美国匹兹堡大学经济学博士(2007),WISE助理教授。研究领域为宏观经济学、应用计量经济学、货 币理论及中国经济增长与发展。 郑鸣,厦门大学金融学博士(2004),WISE和厦门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系教授、WISE金融中心主任。中国金融 学会理事,中国国际金融学会理事,厦门市人民政府首批金融顾问,厦门市委政研室特约研究员。研究领域为 金融机构与风险管理、公司金融政策与公司治理、投资银行等。 年硕士研究生招生计划 2009 2009年WISE计划招收3个专业的硕士研究生共40-45名,3个专业分别为: 西方经济学 (包括08宏观经济学和09微观经济学等研究方向); 020204 金融学(包括04金融计量经济学、05公司理财和06投资学等研究方向); 020209 数量经济学 (包括05计量经济学和06数理经济学等研究方向)。 u 020104 u u 在所有硕士生招生名额中,一部分名额将留以接收全国重点院校(包括厦门大学)推荐的优秀保送生,其余名 额为参加全国统一考试的优秀考生。 所有专业的初试考试科目均为:①101政治理论 ②201英语 ③303数学三 ④807经济学。其中政治、英语和数学 三为全国统一命题,经济学业务课由WISE命题。 经济学业务课初试参考书目为Hal Varian(范里安):《微观经济学:现代观点》第六版,上海人民出版社,上 海三联书店,2006年;Oliver Blanchard:《宏观经济学》第二版,清华大学出版社,2003年。复试参考书目 除了初试书目,还包括兹维·博迪、罗伯特· C·莫顿 著,《金融学》,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0年。詹姆斯· H·斯托克、马克·W·沃森著,《计量经济学导论》,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2004年。以上参考书可使用其他版 本。 年博士研究生招生计划 2009 2009年WISE计划招收3个专业的博士研究生12-15名。3个专业分别为: 西方经济学(包括08宏观经济分析与政策、09劳动经济学、10公共经济学等研究方向); 020204 金融学(包括06证券与投资、07金融工程风险管理和08金融计量经济学等研究方向); 020209 数量经济学(01计量经济学研究方向)。 u 020104 u u 在所有博士生招生名额中,有数名将为从WISE2006级硕士生中挑选的硕博连读和提前攻博生,其余名额为参 加全国统一考试的优秀考生。 所有专业的初试考试科目均为:①1101英 ②2252中高级经济学 ③3580计量经济学。其中英语由厦门大学统一 命题,中高级经济学和计量经济学由WISE统一命题。 中高级经济学和计量经济学考试的参考书目为:Hal Varian:《微观经济学》,经济科学出版社,1997年; David Romer:《高级宏观经济学》,第一版,商务印书馆,1999年;第二版,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2003 年;伍德里奇:《计量经济学导论:现代观点》,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年。以上参考书可使用不同版 本。 WISE实行“择优录取、统一招生”的招生原则。请有意向报考WISE博士研究生的考生在报考时,统一选择洪永 淼老师为博士生导师。被WISE录取入学一年后参加学院组织的博士生资格考试。考试合格者按照“双向选择”制 度确定博士生导师。每位博士生需有一个论文指导委员会,由一名主导师和其他两位教授构成导师组。WISE实 行导师组制度旨在扩展学生的研究兴趣并争取更大的学术自由空间。 厦门大学所在的厦门岛素有“海上花园”之称。厦门地处中国的东南沿海,交通便利,气候宜人,是全国卫生城 市,曾获“国际花园城市”评比E类冠军和“全国最适合人类居住城市”的称号。厦门大学主校园依山傍海,远离城 市的喧嚣,是学习和生活的理想之地。学校为研究生提供优越的住宿条件。研究生宿舍楼坐落于青山绿水之 中,硕士生四人一间,博士生一人一间。由于地理、历史和文化等因素,厦门和台港澳及东南亚等国家与地区 有着十分密切的经贸、教育与文化交流联系,尽显其独特区域之优势。我们诚挚欢迎有志于经济学、金融学研 究的青年学子加盟厦门大学王亚南经济研究院,共同推动中国经济学的发展! 欢迎访问王亚南经济研究院主页http://www.wise.xmu.edu.cn 2009年WISE接受推荐免试硕士研究生办法将在适当时候公布。 厦门大学招生办公室的网页链接如下(请持续关注硕博士招生相关信息): http://zsb.xmu.edu.cn/ 厦门大学考试中心的网页链接如下(请关注全国统一考试网上报名等相关信息): http://kszx.xmu.edu.cn/ 如需帮助或有建议,欢迎致电李老师0592-2186170或电邮vicky_59@163.com。 厦门大学王亚南经济研究院 2008年6月30日 上一条:WISE 2008级入学硕士研 下一条: 美国肯特州立大学金融 联系方式:

https://www.pdf-archive.com/2018/04/24/2009-wise/

24/04/2018 www.pdf-archive.com

Boletín GURVE (último) 70%

En esta Institución médica, se instalará igualmente a finales del presente año, otro Acelerador Lineal para sustituir al Varian Clinac 4, el cual fue el primer equipo de esta índole instalado en Venezuela en 1971;

https://www.pdf-archive.com/2014/10/31/bolet-n-gurve-ltimo/

31/10/2014 www.pdf-archive.com

Lista de precios de productos 67%

Si desea saber los precios que manejamos por ejemplar, varian, para saberlos contactenos, ya que los precios cambian constantemente en ejemplares.

https://www.pdf-archive.com/2014/04/01/lista-de-precios-de-productos/

01/04/2014 www.pdf-archive.com

Øving 3 67%

https://www.pdf-archive.com/2016/11/02/ving-3/

02/11/2016 www.pdf-archive.com

JDIT-2014-1028-005 63%

We used the Varian Aria Eclipse 11.0 control system for treatment planning and a 6 MV photons Varian iX linear accelerator.

https://www.pdf-archive.com/2017/05/30/jdit-2014-1028-005/

30/05/2017 www.pdf-archive.com

Solis - aponte (1) Lista 59%

513-3336 Sólo se acepta CMR para el pago de Oportunidades Unicas Precios Varian Por Ser Referenciales Página 2 No Disponible

https://www.pdf-archive.com/2016/10/05/solis-aponte-1-lista/

05/10/2016 www.pdf-archive.com

DODI & YANTI MAYASARI ok 41%

Pasta gigi ini mempunyai beragam varian sesuai dengan karakter penggunaan yang berorientasi dan disesuaikan dengan kebutuhan dan kepentingan konsumen.

https://www.pdf-archive.com/2016/11/08/dodi-yanti-mayasari-ok/

08/11/2016 www.pdf-archive.com

WISE硕士研究生培养方案(2010年11月修订) 27%

教材:Varian, Microeconomic Analysis, 3rd Edition.

https://www.pdf-archive.com/2018/04/24/wise-2010-11-1/

24/04/2018 www.pdf-archive.com

WISE博士研究生培养方案(2010年11月修订) 26%

教材:Varian, Microeconomic Analysis, 3rd Edition.

https://www.pdf-archive.com/2018/04/24/wise-2010-11/

24/04/2018 www.pdf-archive.com

Acetaldehyde FCT 4402 24%

Substances were separated on the fused silica capillary column CP-WAX 52CB, 60 m 0.32 mm I.D., film thickness 0.5 lm (Varian Deutschland GmbH, Darmstadt, Germany).

https://www.pdf-archive.com/2013/08/07/acetaldehyde-fct-4402/

07/08/2013 www.pdf-archive.com